荒沙修复:——宁夏“鸣翠湖国家湿地公园”(1999-2006)


朱仁民用艺术的手法将西部万亩碱盐荒沙泽地修复成当时西部地区唯一的国家湿地公园


1999年开始,朱仁民耗时六年余,航程百余趟,策划设计将中国西部沙尘暴中的一万多亩沙化盐碱泽地设计修复成中国西部地区、黄河流域唯一的沙化盐碱泽地上“国家湿地公园”,朱仁民用六千万人民币的投入(不包括土地收购价),创造了使万亩盐碱沙化地成为世上独有的将生态、GDP、就业率、艺术并头齐进的西部湿地奇迹。


图片关键词


1999年朱仁民响应国家开发西部的号召,单枪匹马奔赴大西北,原始地貌一万三千亩沙化盐碱泽地上仅有一棵老柳树,朱仁民开始六年半的艰苦卓绝征战,将这万亩沙化泽地修复成了江南水乡。


图片关键词


引子——朱仁民

银川的艳阳隆冬。一万三千亩的荒芜一马平川,仅有的一颗老柳树孤寂地站在将要消失的地平线上,一幅淡金色的印象派油画。

风不动,水不行,阴不显,阳不露,这季节“秋收冬藏”。哪里是“青龙白虎”之所在?哪里是“朱雀玄武”之禅机?谁人将针灸般地拿准龙脉?在这一万三千亩的冻土上精确定位。

我夹着地形图,一遍遍地用我大头皮鞋拨扬起干涸的黄土。大西北平原上何来这棵苍劲葱郁的老柳树?不论其来自天上或地底,哺育生命的水源必定浩荡地止蕴在这块场地之下!无疑不久的春夏我将使它变成塞上江南般的美妙,让水体把场地漫划成迷宫般的绿色。

我屏息捕捉那一丝气息、一缕微风、一掬黄土、一勺湖水,分明听见了万亩芦荡摇曳的天籁;分明看见了百万只水鸟掠起的光影;希声的大音,无形的大象将园区织入天然的生态世界。

这便是我在这块场地中所寻求的品质、秩序和艺术自然主义之所在,我不敢对天精地灵有丝毫的冒犯,小心翼翼地在场地东南主轴上轻轻地置上了千步廊桥,它将穿越南北园区丝毫不犯地轻架于湿地之上。

生态是这里的灵魂和生命。


修复前后


修复后的园区为几107种各类禽鸟,几十万只候鸟,二十余种国家重点保护动物建立了栖息生养之地,成为中国西部地区鸟类迁徙的中转站,一大动植物生态修复之奇迹。


图片关键词


朱仁民策划了最大的大地艺术


图片关键词

图片关键词

修复后的万亩沙化泽地变成了塞上江南、国家湿地公园。


修复伊始


图片关键词


图片关键词


修复前后


“接天莲叶无穷碧”朱仁民和当地政府和西部民众前赴后继二十余年的奋斗,第一次将西部地区修复成接天莲叶无穷碧的江南水乡。


图片关键词


朱仁民的鸣翠湖建筑艺术


朱仁民在沙地中设计的建筑和水体充满了回族的风情和现代意识,建筑外立面均以当地贺兰山卵石装饰。


图片关键词

朱仁民2002年宁夏沙地上创作的自然艺术景象。


修复前后


在园区能看到西部的粗犷和江南的秀美,上世纪九十年代朱仁民的作品在西部显得格外地文化和个性。


图片关键词


朱仁民用当地卵石和黄沙色彩建立的园区观景台,顶上设计的巨型“鸟巢“因资金不足制作成了“饭碗”,非常可惜。这在当时的建筑艺术界显得格外超前,该建筑成为当地最高的标志性构筑物。


图片关键词

修复后园区掇景。


图片关键词

修复后园区掇景。(鸣翠湖国家湿地公园供稿)


图片关键词

鸣翠湖国家湿地公园供稿


图片关键词

图片来自网络


园区的所有构筑元素都由水鸟造型演变而来。


图片关键词

园区的建筑、雕塑主元素均由朱仁民的手绘创意而来。


图片关键词

鸣翠湖掇景  朱仁民设计的建筑内景


朱仁民的鸣翠湖建筑艺术


图片关键词


鸣翠湖国家湿地公园主入口


朱仁民在“鸣翠湖国家湿地公园”入口在贺兰山石上篆刻了唐朝著名诗人杜甫的名句“两个黄鹂鸣翠柳,一行白鹭上青天。窗含西岭千秋雪,门泊东吴万里船。”并以此诗引发出整个公园的文化和艺术,体现了“用艺术拯救生态”的宗旨。


图片关键词


《浙江日报》、《银川晚报》报道朱仁民鸣翠湖国家湿地公园营造事迹


图片关键词



朱仁民用不到六千万人民币的投入(不包括土地收购价),将万亩盐碱沙化地改造成中国西部地区黄河流域唯一的国家湿地公园。创造了世上独有的将生态、GDP、就业率、艺术并头齐进的奇迹。


图片关键词

朱仁民在贺兰山石上镌刻了《老柳树鉴证》(边上即为园区中心区唯一的一颗老柳树)

图片关键词

《老柳树鉴证》

天北有湖,蓬蒿千里文章,谁知塞外秋风,黄沙里碧丝正乱芦。入青纱,寻道祖,东堤淡淡,醉里车水问江南,大漠烟不孤。曾记否与君携手,六载万里制图,心在西夏身老杭州,赢心汗一滴溅飞五百里青天白鹭。(朱仁民撰)

导航